等到的永远是你
繁体版

第一千八百二十三章 早就办了监护人变更的手续

本站域名已更新,请记住:【www.duia.org】


  Remember听了这番话觉得好像很荒唐又好像确实是这么回事儿,挺有道理的感受,尤其是妻子确实给了梁曦睿令人艳羡的一切,正如他们所说,这些都是那小子一蹶不振的父亲所无法给他的,虽说他的父亲不幸去世了,可监护人换成了妻子之后,确实不同了,那是属于他新的人生,不是他父亲能给的,他父亲那个状态更是一辈子都无法给他一个可观的人生,那小子没受到原生家庭影响真的是多亏了妻子。
  可这让人有些矛盾也不是那么容易能接受,因为自己父亲的去世才换来的一切,这样的方式算不上好,可也不能说不好,因为若不是父亲的去世,让梁曦睿一瞬间变成了无依无靠的孤儿,他的家长监护人就不会换,而教导他长大成人的人也不会是妻子,所有的一切,都有着巨大的关联,就好像是命中注定般
  只不过更让他意外的是梁曦睿的父亲,因为他年少时见过一面,非常的成熟稳重,有着每一个年轻人的意气风发和自信,所以他也没想到最终会因为妻子小姨的背叛而致使一个人颓废,没想到没看到才最让他惊讶,他难以想象如今的梁曦睿是在那样压抑的家庭中生活成长的:“小的时候我们就知道大人的事我们管不了,长大了也依然管不了,我们变成了大人而他们变成了长辈。曦睿的妈妈确实德行有问题,做出这样的事毁掉了自己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为了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甚至孩子都能够狠心地抛弃,可孩子已经没有妈妈了,作为父亲不是振作而是颓废,这我就无法苟同了,事都已经发生了,何必还要纠结不忘呢?重要的是当下,他有孩子,那是他的责任,需要教导养活曦睿,可他连一个正常的生活都没法给曦睿,不是不行,就是不愿意从被背叛的伤痛里走出来,作为一个父亲,确实不合格,他也不是不知道自己的责任,可他就是不愿意醒过来,宁愿醉生梦死,真的很没骨气,苦了曦睿了。唉,父母是无法选择的,只能说是曦睿命苦了,所幸他后来跟着小小了,小小虽然也是一个孩子就大他几岁,可小小因为经历遭遇无奈地被迫成长了,变成了监护人,她自然会不自觉严格要求自己,因为得当好一个监护人的角色,很多毛病都得改掉,不会的也都得学,她无法去责怪曦睿的父亲什么,但是她不会成为跟曦睿的父亲一样那么不负责任的人。”本来他还以为梁曦睿的父亲带着他离开了伤心地到一个陌生地方是要重新开始生活不让孩子受到伤害,可他也没想到居然会让梁曦睿看到身为一个父亲如此颓废的一面,若是这样的话,确实不如跟着妻子好,毕竟妻子是一定会比他父亲负责任的,而如今那小子这么有出息更是证明了妻子身为一个监护人有多合格。
  殳驹原也深有感触:“梁曦睿他父亲,怎么说呢……毕竟是遇上了这样的事情,对一个男人来说是极大的耻辱,他受不了也没什么奇怪的,电视剧里常演人受了打击会振作起来迎接新生活,可现实生活中那却是极少数的,而且他父亲也是一天比一天更颓废。在我们了解过梁曦睿的父亲之前,其实我们一直都以为是一个特别负责任的人,后来了解了后,觉得挺意外的,不过毕竟我们不是当事人,不像他经历了那样的事情,所以根本没办法理解他的感受,或许那就是他最不能忍受的吧。因为爱情而结婚,一直以来都那么骄傲优秀,最终却抵不过现实,妻子偏偏选择那样的方式背叛了他,一定尊严面子都没给他留,也不给自己留面子,做得挺狠的,只不过梁曦睿是受到最大伤害的那一个,他们不是不可以考虑梁曦睿,只不过是更爱自己更自私罢了。我记得有一次吧,江湖跟我去应酬喝多了,他正巧也在美国,知道我们难受还教了我们一个醒酒的法子,还挺管用的,也是我们太愣了,一个未成年人居然知道醒酒的方法还会照顾喝多了的人,我们以为他是背着你老婆偷偷喝酒了,后来才知道他为什么会知道,不过是因为照顾他那醉生梦死的父亲的经验。还挺心疼他的,一个孩子居然就过上了那样的生活,而且他从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自己的父亲为什么会成为一个酒鬼了,因为他父亲喝多了总是会胡言乱语,一开始他还不信,后来慢慢的就信了,在跟着你老婆相依为命之前,他的生活很糟糕,一片灰暗。”好像能够感受到remember为什么有些介意这件事,他觉得他应该是不知道的,告知他也无妨:“当时你老婆成为梁曦睿的监护人时,其实也未成年,在法律上她是不被认可成为监护人的,她也还是一个孩子还需要家长监护呢,而能被认可成为他的监护人的人是狠心抛弃了他的母亲,那在法律上才是合理的。”这一点好像被忽略掉了,不过也并不奇怪为什么大家从来都不好奇这一点,毕竟如今的梁曦睿跟着自家老大好好地长大了,还成为了一个非常有出息的人,自然就不会有人疑惑了,若不是他们当时大概地了解了,估计也不会奇怪这一点的,毕竟很多细节是很容易被忽略掉的,可往往是那些被忽略掉的细节,藏着不为人知的真相。
  经他提醒,remember才发现自己忽略掉了这一点,神情有幡然醒悟之色:“对啊,曦睿他父亲出车祸去世了,按理说监护人应该是变成他妈妈才是,警方也一定会想办法联系上他妈妈的,为什么没有呢?小小也还未成年又是怎么成为的曦睿的监护人?”这些他从来都没问过,也因为现在的妻子已经是成年人他就更没问过了,若是不提他是真的不注意的,这一提,他满脑子都是疑惑。
  “我们了解过,早在你老婆离家出走之前,梁曦睿他父亲就已经提交了监护人变更的手续,而变更人是你老婆,因为是他提交的,手续虽然麻烦,但却是被认可的,而他之所以那么做,是因为他知道自己随时都有可能不在了。”有些事情不去了解,是永远都不可能会知道的,但有些事经过了解,只会让人觉得其中隐情原来如此伤人,殳驹原觉得这个世界太过残酷了,因为造物弄人。
  Remember惊讶地瞪大双眼:“什么意思?什么叫做知道自己随时都有可能不在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