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入白蛇
繁体版

第五百二十九章

本站域名已更新,请记住:【www.duia.org】

    夜色深沉,南方又气候潮湿,看着昏睡过去的许宣,白素贞踌躇了片刻,唤过正在上酒的老板娘,使她过去告知李公甫,就说许宣醉酒,被家人接走,不用他们挂念。
  
      已经喝的迷迷糊糊的李公甫,脑子已经有些不清楚了,他眼睛直愣愣的看着老板娘,倒是让着老板娘心惊肉跳起来,这钱塘县的捕头大人,不会是看上她,想要对她用强吧?虽然她做的抛头露面的营生,但是她可不是那些水性杨花的女人,可是如何拒绝这捕头大人呢?
  
      正当这老板娘发愁如何混过李公甫,只见李公甫却是思索了半天,这才算是想明白了,大着舌头含含糊糊的说道“原来说的是我二弟啊,呃,他走就是了,他走了,我倒是不用记挂,嘿嘿,兄弟们,咱们继续喝!”
  
      李公甫说着,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杯子里的酒倒是洒出了大半,而这边的高侍卫此时已经趴桌子上睡着了。
  
      周围还是有几个差役兵士,倒是没有喝多,眼见这李公甫已经迷糊了,高侍卫也成了这模样,觉得差不多了,要是都喝趴下了,怎么把人运回去倒是个麻烦事,于是便止住了众人喝酒,将酒席撤了。
  
      众人当中醉的稍微轻的,摇摇晃晃的自行离去,昏迷不醒的,早就有人吩咐了码头上准备好了运货的牛车,将喝醉的人抬到车上各自送回家去了。
  
      却说白素贞架着许宣,慢慢的朝着许府老宅走去。此时夜深人静,街面上早就没有了人影,巡街的厢军差役,早就困乏的不行,只是在这街面上有气无力的走着,此时大宋的宵禁命令,早就形同虚设,尤其是最近几年,临安紧邻大海,本就是海运港口繁华无比,而钱塘又挨着临安,更是都城物资的转运地点,更是繁忙几分,除非想要临安物资短缺,所以宵禁根本无法严格执行,
  
      所以只要不是不长眼睛,冲到巡街兵士面前,这些兵士大多也都是睁只眼闭只眼装作不见。为了避免麻烦,白素贞扶着许宣在这路口,看着巡街的厢军过去,她才带着许宣过去,这一来二去,却是在路上耽搁了不少时间,等他们回到了许府,已然到了后半夜了。
  
      白福是被白素贞敲门的声音叫起来了,虽然他们是鬼,但是最近一段时间,都是过着昼出夜伏的日子,此时他刚刚睡下,揉着眼睛出来,瞧见白素贞身边昏迷的许宣,一脸惊讶的问道“哎呀,白娘娘,许官人这是怎么了?”
  
      他说着急忙过来帮着将许宣架住,白素贞这才松了一口气“官人和舅老爷在外边喝醉了,白福,你帮我把官人扶回屋里吧。”
  
      闻讯出来的小青见白素贞额头的汗水,有些着急的说道“姐姐,你告诉我一声,我让白福他们过去接官人就好,你若是动了胎气,那可如何是好?”
  
      白素贞伸手擦着额头的汗水,跟在白福几人背后,朝着自己卧室走去,此时听见小青关心的话,忍不住笑道“青儿,这天色这么晚,大家都休息了,惊动人太多也不好,况且,你姐姐我可没有寻常女子那般虚弱,若不是怕惊世骇俗,你姐姐我早就腾云驾雾回来了。”
  
      虽然知道白素贞说的是事实,小青还是有些不放心“话虽是这般说,可姐姐你终究是怀孕了,法力和体力都降到最低,这种体力活,姐姐你是不能做的。”
  
      白素贞无奈苦笑,她在怎么虚弱,也是千余年的大妖,又哪里有小青说的这般柔弱?
  
      后边的白福等人,见小青如此说,哪里还敢让白素贞自己将许宣扶回去?急忙上前架住许宣,众人用力将喝醉的许宣抬到床上。
  
      此时白素贞已经端着一盆水进来,众人见状,一个个连忙退了出来。小青见状,连忙迎了上去,伸手就要从白素贞手中接过水盆“姐姐,还是我来吧,你早点休息好了。”
  
      白素贞端着水盆躲了开来,摇头说道:“青儿,这事还是我来做吧,你早点回去,眼看年底了,明天要做的事情还多呢”
  
      小青晓得白素贞说的是真的,寻常人家对这春节无比重视,越到年底,这些准备的工作能把人忙晕了。她叹了一口气“姐姐,若是这样,我就去睡了,今夜你也别熬夜阿,早点休息。”
  
      白素贞点了点头,小青这才有些不舍的从这屋里退了出去。
  
      随着大门紧紧关上,这屋里只剩下了昏睡不醒的许宣,还有一旁低头不语的白素贞。屋里陷入了诡异的寂静当中,半晌,白素贞才想起自己要作什么,急忙将毛巾在这脸盆里浸泡透了,拧干水分,她这才将这毛巾在许宣的额头轻轻擦拭起来。
  
      昏睡当中的许宣,感觉燥热的脸上,被冰凉的东西擦拭,当下翻了个身子,伸手将坐在自己身侧的白素贞搂住,倒是让白素贞身体僵硬在那里。
  
      借着烛光,白素贞细细的看着勉强这个她熟悉的男人,想想这几日的情况,她摇了摇头,当下其实还有更烦心的事情,比如小青说的,她对白素贞和许宣做的这些,都是青城山还有紫竹林那位吩咐的,按照目前的情况,莫非天上的那些人,还能绕过天道,重新返回人间?
  
      若是那些人回来,他们会怎么对付自己和官人呢?毕竟当初可就是官人立誓,这才引动天道,将这天庭封锁起来。
  
      看着许宣依旧沉沉的睡着,梦中似乎梦见了什么高兴的事情,嘴角在轻轻上翘,看着自家官人无忧无虑的模样,白素贞微微一笑,管他呢,就算自家想再多,天上那群人若是想要找自己买麻烦,怎么可能躲得过去呢?
  
      想到这里,白素贞手指一弹,一道疾风而去,桌子上的烛火摇摆了几下,“噗”的一下就熄灭了,整个屋子重新陷入了一片黑暗当中。白素贞悄然躺在了许宣的身旁,抱着他心中一片安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