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家小女升职记
繁体版

第八章:算计,皇家机密

本站域名已更新,请记住:【www.duia.org】

“你的关系网,究竟有多大?”铁木筝试探着问着,她虽然知道,不会得到答案。
  包清天唇边勾勒出几丝笑意说,“你应该知道,我不想说的事,不会说。但是你要知道,我永远不会伤害你。”
  他的眸光透着几分真诚,在下午的光圈下,让铁木筝有几分恍惚,她知道,永远这个词太大了,没有什么是永恒存在的,就像是她曾经是女帝,认为她的家族会一直兴旺发展,虽然她重生了,她的家族兴旺也在她曾经喝下毒酒的那一刻灰飞烟灭。
  铁木筝轻轻一笑,“我知道。但是你会站在我这边吗?无论我的目的是什么,哪怕伤害到海林,伤害到温庆如,你都不会伤害我吗?”
  包清天眼眸依旧清冷,但似乎存了些若隐若无的情愫,“若是你做之事合情合理,那么,我都会站在你那一侧。”他深看着铁木筝,顿了一下,“在我心里,不管哪一方获胜,我希望,天下太平,百姓和乐。”
  他的话说着是带着真诚,在他清冷的面具下,铁木筝知道,这是他的真心,当然,这也是她的真心。
  铁木筝没有说话,点了点头,眼眸看向手中的金色小瓶,“那么,你说今天,我会用到这个,是何意?”
  她话音刚落,刚想抬头问包清天金色小瓶的用途,便看见包清天稍微皱起眉头,抬手做了个禁声的手势,眼眸缓缓打在街道的尽头处。
  铁木筝感知到包清天到动作,也刚要顺着他的目光去看,便感觉到那白衣已经移开,脚步轻盈,到了转角之处。
  铁木筝心中感到几丝不安,刚也要追上去,便听到身侧的小姑娘们的声音和被拉扯的动作,“姐姐!”
  铁木筝看着那孩童们带着几丝害怕的神情,权衡一番,便也没有继续向前,蹲下摸着孩子们的头发。
  实话说,她的心中并没有头绪,她的怀疑对象有几个,百里,温庆如,或者是…安玄龄。
  若是百里的人,依照包清天的信息网,他应当能预测到他们会出现在这里,并在他们听见他们谈话之前处理掉。而依照包清天刚才慌乱的样子,应该..不是..
  若是温庆如派来的人,因为包清天身世的原因,只怕,包清天会选择私下处理,而不是立刻处理。
  若是…安玄龄,她不知道…
  铁木筝稍稍摇了摇头,看着已经消失在路尽头的包清天,映着稍稍淡去的日光,从怀里掏出几个糖果,递给了孩子们,问了几句孩子们的住处,先将孩子们送回去。
  孩子们的家也就在后街,住的不算分散,她也就花了半个时辰便也送完全部的孩子们。只是在送到最后的小女孩时,小孩子带着几分恋恋不舍的拉着铁木筝不舍得让她走,铁木筝好说歹说,废了好一番口舌才让小女孩回到父母的怀抱中。
  只是临走前,小姑娘的父母也是十分热情,听说自己的女儿十分喜欢她,就给她带了大把的玉米青菜,让她一定要让常来玩。
  因此,她出来回到自己的打铁铺时,已经快到了饭点。
  穿过喧嚣的街道,铁木筝就看见赵小云站在铁铺前面四处张望,口中虽叫卖着“老铁打铁铺,若您需要,我们可以制作你最想要的武器,刀具…”
  他的话懒洋洋的,没有一点叫卖的激情,让铁木筝忍不住摇摇头。
  “赵小云…”铁木筝隔着一米的距离,大声喊着,试图让他产生一些紧张感。
  赵小云闻声连忙转头,但是和铁木筝预想的不同,他看见铁木筝的那一刻,便冲她跑了过来,说话断断续续,“你可回来了…不好了…不好.”
  铁木筝缓步走着,听着赵小云的话,皱了皱眉,思绪飘到包清天,“怎么了?可是,一个白衣男子来过?,还是安玄龄..”
  赵小云连忙摇头,似乎听不懂铁木筝在说什么,“不是,是..太子...太子病危”
  “什么?”铁木筝没有掩盖自己的惊异,手中的玉米青菜掉落在地上。
  赵小云没有理会铁木筝的惊异,只当她没听清自己的话,也已经急的满头大汗了,便又大声的冲着她喊着,“是太子,病危了,安公子让我带话给你,说计划不变,他在前面的路口等你。”
  赵小云的声音极大,他话音落下,不光是铁木筝的耳朵要被震聋了,身边的路人,街铺也纷纷探头去看他。
  还没等铁木筝回话,她身侧卖茶水的商铺的先生,率先走向他们,眼中透着不可置信,“太子怎么会病危,你这小娃,怎么能胡乱传瞎话?”
  他的声音透着批评和严厉,引来街道上更多围观人,一瞬间,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就围了上来,看着站在中间的铁木筝和赵小云。
  “什么太子病危了?…”
  “太子刚立不到一月,怎么会病危?太子勤政为民,自小甘愿为质去新临为我们换来一方平安…定是被奸人所害”
  “定是假的,昨日,我还听说太子和二皇子在一起出去打猎..”
  “万一是真的,那..是何人所为?二皇子?新临国?”
  …
  就这么一瞬间,铁木筝还没等反应过来,就已经被一群人围的水泄不通了,她的耳边充斥着一群市井的议论,心中烦闷,一时间也不知如何是好,只好抬眼瞪着面前的赵小云。
  赵小云也没想到自己的话能引起这样的轩然大波,他不敢看铁木筝的表情,低眉环顾了一圈周围的群众,感受到大家和铁木筝的目光,勉强扯出一个微笑,对身边的人鞠了个躬,便看着铁木筝充满怒气的眼神。
  他将自己的声音拉的很低,低头对铁木筝说,“对不起,,我…好像做错了,我是不是泄露了皇家机密,要…杀头…”
  说实话,铁木筝早就已经习惯了赵小云的惹事风格,只是这次,赵小云确实闯祸了,还是她救不了的那种。
  铁木筝看着赵小云的眼睛,坚定的说,“是的,你要被杀头了,我没法救你。”
  赵小云听着她的话,眼睛瞪的大大的,似乎下一秒就可以流出泪水,他连忙拉着她的手臂,“木筝姐姐,你救救我,你去找安公子,只要太子没有病危,我的罪名就不是泄露机密,而是,传谣言…会不会就不会被杀头了?”
  铁木筝暗自叹了口气,抬头看了一圈周围的人群,也知道,赵小云的话,已经被大肆传播了,不出意外,明日清晨,整个海林国,甚至,新临国,落郡国都知道温如凉病危这件事。
  只是,温如凉,病危这件事,是真是假还不得而知,就这样传出去,又会对现在的局势造成怎样的影响?
  “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是谁告诉你的,安玄龄还是?”她想到这里,拉过正惜命的赵小云。
  “是一个穿墨色衣服的小厮,他说是安公子的手下,他让我告诉你,太子病危…然后安公子在…”赵小云话说的很急,但没想到铁木筝似乎比他还急。
  铁木筝的思绪本就很混乱,她听见,“安公子”三字,想起今早与安玄龄的交谈,心中生出一番怒气,几步就冲出了人群,
  一切都是安玄龄,是他,他早就知道海林国封太子后会有造御剑亲征一事,在事情公布前一晚她讨论海林国和温如凉之间的攀枝末节,引得她说出想要与他共同合作的心愿。
  再者,他再通过包清天传达出海林国内政,告诉她,温庆如的野心,以及那一瓶解药。
  第三,他早上就知道温如凉“病危”的消息,就等着现在告诉她,那就说明,他算计了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